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 静 致 远

生命是礼讃,是赏赐,是惊喜。只要珍惜,什么都可以。

 
 
 

日志

 
 
关于我

让记忆说话,回顾旧时光, 用键盘打字,记录夕阳红, 拿相机摄影,留瞬间永恒, 同一片蓝天,唱心灵之歌。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2016-12-08 11:06:25|  分类: 经典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葛剑雄谈了他个人对文割的一些反思。以下是采访下半部分的全文:

  嘉宾介绍:葛剑雄,1945年生,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现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著有《西汉人口地理》,《中国人口发展史》、《普天之下:统一分裂与中国政治》、《中国移民史》等。  

葛剑雄 
葛剑雄 

都以为自己是受害者 谁是加害者?

  搜狐文化:社会上的不良风气,一些不良现象,学校是不是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葛剑雄:现在很多不良风气,不要以为都是学校的问题。举个例子,当然有些老师是不好,要收人家的礼,但那是谁想出来要给老师送礼、贿赂老师的?很多都是家长主动想出来的。又比如有些大学生是通过“后门“进入大学的,往往不是通过具体的老师,而是通过当官的这条线进来的。如果不是全民的,从整个社会进行反省、做出改变,单独要求学校是做不到的。

  当然现在社会还是有很多问题,但是现在看到很多问题是在发展过程中间的,比如大家都普遍认为现在的大学生不行,其实没有好好调查。现在大学两极的差异比较大,其实好的孩子很好的。

  搜狐文化:社会上道德败坏现象层出不穷,像新闻中曝的老人碰瓷等,为什么?

  葛剑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对于文革,对于49年之后的各种运动,整个社会没有进行道德上的梳理。一些老人碰瓷赖在地上不走,我们要考虑这些老人是什么时候受的教育?他们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的教育。当初老师就在议论,这些孩子变得这么坏,等到他们将来做父母了,他们会怎么样?这些老人不是老了才变坏的,年轻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好好受教育,文革的时候就变坏了,现在有机会表现出来了。他们是老了再坏,还是坏人老了?是坏人老了,这些我们都有亲身体会的。比如说基本的文明礼貌,那个时候我在教中学,非常注意学生的文明礼貌。但文革一来就不行了,学生下工厂回来,满口全是下流话。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搜狐文化:如何来对待、反思文革?

  葛剑雄:现在大家不反思文革,一反思文革就是去反思上层建筑的事情,这个是政治上的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做了决定了,彻底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除了政治层面之外,每一个人都应该反省。我们这个社会本身的一些是非大家要自己反省的,现在都把自己当成文革的受害者,可以说当时几乎没有一个人没有做过违心的事情。

  我自己也反省,文革开始的时候我不到20岁,我也是完全跟着文革走、跟着文革做的。到了70年代我才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难道我跟着上头政策做的过程中间没有私心吗?我有私心啊,怎么会没有呢?因为当时我一直入不了党,我想这个时候(文革期间)更先进一点,以便入党。

  那我们每个人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考虑自己呢?包括我们家庭的教育。这样来反思才是有意义的。如果想通过反思再搞臭几个人,或者算算某人的账,那样既没有社会效应,而且也是超出我们范围的。没有经过文革的,也要看看身边哪些是受文革影响的。

  搜狐文化:作为过来人,你认为文革中有肯定的地方么?

  葛剑雄:应该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包括文革中间的“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干部下放“、”五七干校“,都是彻底要否定的。

  还有一点,不能因为我们有些领导是下乡出身,就认为“上山下乡”是对的。“上山下乡”这个运动绝对是错的,他们现在有句口号叫“青春无悔”,胡说八道,是你自己选择的吗?那是“青春无奈”,没有选择的。

  他们这些人中间通过自己的努力,还是没有虚度,但并不等于说“上山下乡“就是对的。还有的人说很多人是通过”上山下乡“走出来了。如果不搞”上山下乡“,出来的人才会更多,我们都知道那十年科研部门、大学、政府机关都曾经青黄不接。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死人总是好的以及春秋笔法

  搜狐文化:有人讲“文革时期社会更公平“。

  葛剑雄:中国现在有两个特点:第一个,人去世了,总是好的。第二个,往往有的时候,因为不敢批评现在,就要拿以前来比照,比照是凭想象的,像有些人说文革时候都是平等的,平等什么?那个时候是“大家一起穷“。

  现在很多对文革的评断也只是凭一些只言片语,有人讲“那个时候风气好“,”风气好“是在高压下面的”风气好“。举个例子,当时(文革)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怎么检查,现在听了可能都要笑掉牙的。比如我去卖废报纸的时候,我明明知道其中有几张是公家的,没有挑出来,连着一起卖了,一共卖了一毛钱,那么我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如果这样下去我就会成为修正主义分子。再比如我到区里面去开会,回来的路上我就回家吃晚饭了,可是回家这段的五分钱车票我也一起报销了,这就是一种资本阶级的修正主义。这就说明觉悟高了?

  大家不是理性地来比较,不要拿我们现在社会存在的弊病去比较以前所谓的凭想象当中的好,很多人没有经历文革,就觉得文革时期很公平。

  搜狐文化:您刚刚提到文革需要每个人反思,但是反思到个人其实很困难,可能需要一定的教育水平,而中国社会的分化这么严重,要是让老百姓自我反思,可能很困难。

  葛剑雄:反思当然是一个很严格的自觉要求,更需要的是大多数人分清是非。我曾经也说过,有些文革中间犯了错误的或者干了坏事的,你有权利保持沉默,但你不能说谎。

  如果不是公众人物就不能提那么严格的要求。但是有一条你得分清是非,你不能像某些人一样还在鼓吹文革如何得好,自己问心无愧,那就是不对的。比如说前一阵子,陈小鲁、宋彬彬出来道歉,我们公众没有必要强制他道歉,但是对他们来讲应该道歉,应该表明自己的态度,取信于公众,因为他们这些人文革时候不是一般的人物,是有影响的人物。但是对多数人来讲,他自己心里明白,能够分清是非就可以了,至少在教育下一代上面,他不会把这些错误的东西再留给后人。

  说到底,甚至包括某些做了坏事的,某种程度也是文革的受害者。比如说当初的红卫兵,他们也还没有成年,打死人。如果不是社会发生了那么大的“动荡“,他怎么可能做出打死人的事情。所以社会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但是对他个人来讲,他如果不能分清是非,那么很可能就会影响到他的后人。

  要避免对文革本身挑起新的争论

  搜狐文化:对于文革的反思,还需要注意一些什么?

  葛剑雄:对于文革的反思,不要把现实那些矛盾交织进去,也不要轻易地把它联系现实。什么意思?就是我刚才讲过的,从政治上要维护而不是去动摇十一届三中全会对文革的彻底否定,有些事情不要上他们的当,要避免对文革本身挑起新的争论。

  搜狐文化:这个现实联系,比如说是什么?

  葛剑雄:比如教育的问题,如果轻易地把教育问题同某一个腐败案子联系起来,那就会产生很大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间,不要随便轻易地去针对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我比较赞同从自身反省。还有一部分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首先要了解实际情况,文革到底是怎么回事。

  搜狐文化:反思过程中,学者应该做些什么?

  葛剑雄:学者还是应该重事实的研究,我觉得那些具有不同身份的人,应该把自己经历的文革记录下来。比如文革时期,我的身份是上海一个普通的城乡接合部的中学教师。我的经历跟大学教师就不同。

  首先,各种身份的人都把自己所经历的文革实事求是记录下来,将来后人的研究才有一个尽可能客观的依据。

  比如口述历史,特别是对于一些岁数大的人物,学者先赶快记录下来,至于这个记录下来的内容怎么研究,怎么评价,先不管。但如果不记录,有些人去世了就永远不能找回历史真相了。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云南知识青年墓

  搜狐文化:去年去世的汪东兴,没有做他的口述是很可惜的。

  葛剑雄:我现在给孩子们讲文革的事情,孩子都不相信,我说我们就是这么经历过来的。所以有一点很重要:保存记忆、保存历史。

  搜狐文化:口述如何做?

  葛剑雄:我也写了一点,比如文革中间,比如抄家到底我经历的怎么抄的,我都写了。文革中间,比如说树样板,样板怎么树的。所以我们这些人自己一方面也是受害者,但很多惨案我们都是帮凶,是加害者。要实事求是把这个过程写下来。这个比现在马上轻易去做决定要好得多。

  搜狐文化:可能还是需要一个温和的态度进行。

  葛剑雄:理性的态度。不要逃避。要深刻一点。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云南知青下跪向中央请愿回城

    前言:在六七十年代,国家贫穷落后,工业萧条,加上毛泽东提倡人多力量大,人口快速增长,城市大量知识青年得不到工作安排,而面临失业的社会窘境,从而提出了知青下乡运动,以解决城市青年就业问题。由于城市青年大多自小未参加过重体力活,农村的繁重体力农活和农村缺衣少粮的艰苦生活,使这些原本娇生惯养的城市青年从下到农村时的激情和好奇,到最后的失望和强烈的返城愿望,这种从天堂到地狱般的生活煎熬每天充斥着每位知青.....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云南知青下跪向中央请愿回城

知识青年,简称知青,广义泛指有知识的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特定历史时期的称谓,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0年代末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或高中教育。在1978年冬到1979年春,云南的西双版纳发生了一场五万知青罢工请愿大返城的事件。图:云南五万知青罢工下跪、请愿,要回家!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我们要回家,这是云南知青的呼喊!

在中国知识青年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或高中教育。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云南知青在北京请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了解决城市中的就业问题,从50年代中开始就组织将城市中的年轻人移居到农村,尤其是边远的农村地区建立农场。早在 1953年人民日报就发表社论《组织高校毕业生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955年毛泽东提出“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成为后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口号。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

 云南知青率先喊出了“我们要回老家去”。

从这一年开始共青团开始组织农场,鼓励和组织年轻人参加垦荒运动。当时,美术家朱宣咸1958年创作的作品《知识青年出工去》,就非常典型生动的记录了在那个特定时代知识青年的画面。1962年开始有人提出要将上山下乡运动全国化地组织起来,1964年,中共中央为此特别设立了一个领导小组。

 

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下高考停止,到1968年为止许多中学毕业生即无法进入大学,又无法被安排工作,此外66至68年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使得中共领导机构意识到他们需要寻找一个办法将这批年轻人安置下来,以免情况失去控制。据史料记载最早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在1955年。那时的情况肯定是无法与“文革”中的上山下乡相比较的。

“上山下乡”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无奈”, - 月满西楼 - 月满西楼云南昆明知青园

 云南知青下跪向中央请愿回城

1968年12月22日毛泽东授意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文章,其中引用了毛“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1969年许多年轻人因此下乡去农村。全国也开始有组织地将中学毕业生分配到农村去。从1971年开始,知识青年在农村的许多问题开始不断暴露出来,同时中共开始在城市中将部分工作分配给下放的知识青年。在“文革”前的知青上山下乡无论是规模上还是历史的影响上都是无法与我们现在所说的“文革”中知青上山下乡比较的。

 

 

 

 

 

 

 


云南知青下跪向中央请愿回城

1977年高考被恢复,大多数在农村的知识青年想方设法要回到故乡去。1978年10月,云南知青一封《给邓小平副总理的公开联名信》,冬,在云南的知识青年以请愿和罢工的形式来将他们的要求表达出来,再次使邓小平和中央感觉到问题的急迫性。1980年5月8日,中央宣布决定不再搞上山下乡,10月1日中央基本上决定过去下乡的知识青年可以回故乡城市,于是,全国地方知青开始了大返城的进军。可以说,没有1978年的思想大解放,就没有知青的大返城。

根据记载,在毛泽东的这个指示发表以后,全国大中城市上山下乡落户的知青,已超过“文化大革命”前10余年知青总数的几十倍,四百多万大中学生浩浩荡荡地奔赴祖国内地和边疆的广大农村。到1978年10年中,全国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累计达1700万人(年均达160多万人)。

“文化大革命”中的上山下乡使我们的国家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事实。我们完全可以得出结论:发生于“文化大革命”中的“上山下乡”是历史的反动。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