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 静 致 远

生命是礼讃,是赏赐,是惊喜。只要珍惜,什么都可以。

 
 
 

日志

 
 
关于我

让记忆说话,回顾旧时光, 用键盘打字,记录夕阳红, 拿相机摄影,留瞬间永恒, 同一片蓝天,唱心灵之歌。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诗歌艺术》讲座视频(第三讲 诗的通感)——四川大学王红教授  

2016-11-27 18:22:20|  分类: 诗词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诗歌艺术》讲座(诗的通感)——四川大学公开课 ——四川大学王红教授

                                              杜铁林整理

“十二五”期间,为贯彻落实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发展的核心任务”,国家鼓励和支持高等学校开展“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建设,并将这项工作列入教育部和财政部“高等学校本科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工程”。今年,教育部组织39所“985工程”高校申报建设的“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由科学、文化素质教育网络视频课程与学术讲座组成,以高校学生为主要服务对象,同时面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我院王红教授《中国诗歌艺术》入围首批“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

11月9日, 我院王红教授讲授的《中国诗歌艺术》作为首批20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之一,通过“爱课程”网及其合作网站中国网络电视台、“网易”同步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这门课程是本科生的文化素质公选课,也是国家级精品课,主要由《风雨江山之外:中国诗人的“诗心”》、《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诗的语言张力》、《感觉的“乾坤大挪移”:诗的“通感”》等章节组成。

本课程由四川大学王红教授为大家讲解。课程紧扣中国诗歌特点,谈论涉及诗歌观念、构成要素、表现艺术、诗学常识、阅读态度的诸多话题,如 “诗心”、“语言张力”、“通感”、“用典”等,使受众得到关于中国诗歌的鲜明印象。课程注重艺术欣赏,启发受众体会、感悟中国诗歌的独特魅力。

王红教授,曾获教育部优秀教材二等奖、四川省优秀教学成果奖二等奖及宝钢优秀教师奖、四川大学教学名师奖等。主持国家级精品课程一门,出版学术著作两部,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及教学研究论文。

本视频课程在国家级精品课《中国诗歌艺术》的基础上开设。《中国诗歌艺术》是为非中文专业学生设计的文化素质公选课,自1997年至今已在我校面向全校文理工医各类学生开设十四年,授课学生总数达5000人以上。
本课程紧扣中国诗歌特点,谈论涉及诗歌观念、构成要素、表现艺术、诗学常识、阅读态度的诸多话题,如 “诗心”、“语言张力”、“通感”、“用典”等,使受众得到关于中国诗歌的鲜明印象。
本课程注重艺术欣赏,启发受众体会、感悟中国诗歌的独特魅力。以每一讲为一话题,每一讲简要介绍相关知识,再选择有代表性的经典作品结合该话题作精当讲解。


此博客后附:讲座视频—— 之三

                     讲座文稿 ——之三

王红教授的讲座十分精彩,我整理收藏为了学习,还敬请爱好诗歌的朋友观看、学习。

                                                 杜铁林   2012.7.2.


 

                                 第三讲四川大学公开课:<中国诗歌艺术》感觉的“乾坤大挪移”:诗的“通感”

《春暖花开》风景美图 - 彼岸桃花 - .
 

第三讲:感觉的“乾坤大挪移”——诗的“通感”

(这是王红教授《中国诗歌艺术》第三讲)

大家好,今天我们讲的是诗的通感问题。这一节课我把它的标题叫做“感觉的“乾坤大挪移”:诗的“通感”,这是一个借用,有同学笑了。这个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借了金庸先生武侠小说当中武功的名字,练武功有乾坤大挪移,显然是金先生的想象,但 语言艺术确确实实可以做这样的感觉的挪移,作得好的话,它将是非常的美妙,非常成功的。我们今天要谈论的通感呢,就是这种感觉错位的艺术,有意识地把感觉错位,这是指在诗歌创作当中,把视觉、听觉、嗅觉、触觉这些本来分属于不同的部位,分属于眼、耳、鼻、舌、身这样的不同的感觉呢,把它们沟通起来,不仅沟通,还有意识地作一些非常有趣的错位,这样呢生成一种特殊的美感,有意识地错位生成这种特殊美感呢就是通感。这样的美感生成以后呢,诗歌的世界就非常奇妙了。音乐呢,本来是听的,现在呢,可以看,可以用眼睛去看音乐,色彩是用眼睛看的,绘画呢都是用眼睛看的,现在呢,我们可以用耳朵去听,可以去听色彩。冷暖会有重量,气味会有质感,我们鼻子嗅觉再灵敏的人闻到的气味,可以用质感的东西把它表现出来,所以我们说通感它也是语感。学习诗歌这种高妙的,这种作为王冠上明珠的这种语言艺术,语感的问题是个最重要的问题。上次我们谈语言张力的问题,那也是语感。那么通感呢,其实也是语感。只不过它是更高超的、更微妙的、更巧妙的一种语感。

我们请大家看这样的一首作品。这是我们很熟悉的一首作品,综的作者因为这一首词而得到了高名,得到很大的名声。北宋宋祁,有一首《玉楼春》,东城渐觉风光好,彀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这样的一首词,不管大家有没有读过。请大家说说,你对这一首词的你的印象最深刻的句子在什么地方?大家集体说出来好吧!

生:红杏枝头春意闹。

师:对,那么这一首词呢,大家一读,肯定印象最深的,哪怕你第一次接触,你一定会被红杏枝头春意闹吸引,其实平心静气地去想一想啊,这一首词如果不是这一句,或者说,我们宽容一点地,这两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如果不是这样的精彩的表达,那么这首词,它很平常。咱们宽容点,不叫它平庸。非常平常的一首词,尤其是下片,在北宋人的词作当中,宋人有很多很多精彩的作品,它怎么都算不上是一个出色的作品。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流连光景。要说流连光景,它远不如大晏的那个无可奈何花落去,下句是什么,似曾相识燕归来。它差得远。如果只看下片,就是很一般的很平常的作品,一般的表白,表达流连光景的这种感慨。但是正像同学们刚才说的,无论你是第一次读还是第n次读,最惹眼的就是红杏枝头春意闹,这个作者甚至于因此获得了个美称,叫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尚书是官职,用他的最佳的一句给他一个美名,像我们今天这个昵称一样,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当中夸奖这首词说:“着一闹字而境界全出”,说这一闹字一上去,这首词的境界都出来了,说得真到位,没有这个闹字,没有红杏枝头春意闹这一句,或者扩大一点,没有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这种通感的巧妙使用,这首词就是标标准准的平庸之作,我们根本不会知道它。那么这首词当中呢,晓寒轻,春意闹,都是在利用感觉错位生成特殊的美感,前者绿杨烟外晓寒轻是一个暗示,这个寒呢,本来是用肢体去感觉的,去感觉是寒冷还是热。那么这个地方这个寒呢,怎么样,有了重量,晓寒轻,这个轻说明它有重量,可以掂得出重量来的。而红杏枝头春意闹呢更巧妙,把那个杏花盛开的浓艳的春天的现象中间的景象说得好像有声音在波动一样。那个花开得喧闹,在视觉当中获得了听觉的感受。再加上呢,它也很巧妙,轻在语感上,显得静,显得淡,宁静的静,淡泊的淡,而正好把那个闹那个热闹那个浓艳烂漫的春光全都衬托出来了,这一下真是王国维大师说的境界全出。确实是境界全出,非常巧妙的。这就是有意识地使用感觉错位,就是我们说的通感。通感这样的一种艺术呢,其实在我们中国诗歌当中一直就在使用,但是真正地去总结它,全面地对它做一种理论总结呢,一直要到钱钟书先生的时代。以前批评家、修辞学家都知道这样一种手法,可以称这种手法为通感,给它定名为通感,或者叫它感觉挪移的,给这个名称的人,这个发明权是钱钟书先生。钱先生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一篇写得很漂亮的论文,就叫《通感》。这篇文章比较长,我们节选了一段,同学下去后可以找全文来读。钱先生说,按照逻辑思维,五官各有所司,不兼差也不越职。这个很幽默,但是诗词不一样,诗词之中有言外之意,在造成语言的张力,要有一些不合理但合情的东西,有言外之理。所以,在诗词当中,声音不光会有气味,哀响腹,鸟声香,而且声音是有颜色和光亮的,有“红声”“笑语绿”“鸡声白”“鸟话红”“声皆绿”“鼓暗”,鼓暗不是说鼓皮的色彩暗,是鼓的声音低下去了,低哑下去叫鼓暗,香不但能闹,而且能动,流云可以“学声”,绿阴可以“生静”,花色和竹声都可以有温度,执啊,欲燃啦,焦啊,鸟语有时快利如剪,有时圆润如丸。这个大家下来以后可以去看汤显祖《牡丹亭·惊梦》一折的描写,生生燕燕语明如剪,黄莺鸟唱歌的声音呢,圆润如丸,钱先生说呢五官的感觉 真算得是有无相通,彼此相生了。这是钱钟书先生首次对通感进行全面的概括和表述。

其实理论上的总结虽然晚,在我们中国的传统的文化当中,我们使用这个感觉错位的艺术呢,使用得很早的,我们今天可以找到的最早的对音乐的记载的这一类文字中,有这样的一段材料,在《礼记》的《乐记》当中,《礼记》的年代,同学们很清楚,非常早了,有一段对歌唱的描写,对音乐这样描写,它说唱歌的人,这个歌者上如抗,下如队(坠),往下坠,曲如折,止如槁木,最后音乐给人的总体感觉呢累累乎端如贯珠。这是描摹歌声美到什么地步,它丰富到什么地步,音乐的声音高亢的时候,好像把那个声音用力地往上举,这个我们练过声乐的同学知道,练高音呢,一点一点往上举,这是上如抗,非常地形象,但你想一想,这个很奋力地往上举,这是听觉形象吗?什么形象,视觉,对,视觉形象。那么奋力地往上举,然后一下这个音降下来的时候,好像一下落下来,坠落下来一样,那么同样,这个声音有的时候非常地曲折,有的时候呢它静止的时候止如槁木,槁木一段枯木,枯木是什么,没有生命迹象的,一点活气都没有。没有生命迹象的一段枯木,静止的时候宁静的时候完全让你联想到一段毫无生命迹象的枯木,这又是一个什么形象,视觉形象。同样,累累乎端如贯珠,圆转的歌声,这个歌手美妙的歌声,就像一颗一颗的珠子把它们串起来一样,完全是使用通感来描绘音乐。这样的一种写法呢,唐代的孔颖达作《五经正义》的时候,对它的解说说,声音感动于人,令人心想形状如此,这个说得很准确。他说声音打动人心,让人一边听音乐一边去想,因为声音用听觉的东西是没有办法想的,所以很自然地就在自己内心把它化成一个视觉形象去想。声音感动于人,令人心想形状如此。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当中,使用通感使用得非常的早的。很早就有这样的记载,不知道呢是不是受到《礼记·乐记》的影响,我们以后在这个传统诗歌当中,读到使用通感使用得非常好的例子,大多数是写音乐,用这个通感艺术来描摹音乐呢,往往是非常成功的,有很多这样成功的例证。我们来看一例。韩愈,韩昌黎,是唐代的古文大家,但是韩愈同时还是一个色的创造性的诗人,在中唐诗人当中韩愈的地位是非常出众的。是重要的一个诗人。韩愈的这首音乐诗,可能读的人不是太多,但是它很有代表性,很说明问题。他有一首《听颖师弹琴》诗,有这样的一首音乐诗,非常巧妙地把听觉和视觉沟通。颖师是一位和尚,擅长于弹琴,在当时这位古琴演奏大量和尚跟很多文化名人有交往,所以在中唐时期许多人的作品当中看到这位颖师的踪迹,说明他是一个琴技很高一僧人,一个艺术和尚。那么这位僧人弹琴呢,韩昌黎听了,听了以后呢很出色地把它描摹下来,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蹉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这是很精彩的一首音乐诗,有对音乐的描绘,有写自己扣音乐的感受。这首诗很有意思,它虽然也有直接用声音描摹声音的,比如说,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像那个年轻的情侣说私房话,说着说着抱怨起来了,吵起来了,但是这种吵也是充满了爱意的,绝不是激昂的。是琐琐碎碎的,是抱怨似的。但是声音还是很轻的,别人听不见的。听得不是很明确的,这叫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是琴声初起。接下来,一下子变得轩昂突起,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这个勇士赴敌场的壮盛气势,它恐怕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听觉形象。你可以想见一支大军开赴战场,鏦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问,那样的气魄,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这显然已经进入了一个视觉形象的阶段。那么接下来,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显然,琴声悠扬高旷,用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来描摹,这是视觉还是听觉啊?视觉形象,很典型的视觉形象。下面更精彩,这个悠扬的琴声当中,有一种声音在一点点地拔高,一根弦,独弦一点点地拔高上去。这个拔高呢,怎么描摹一根琴弦往高处拔呢?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百鸟当中,一只凤凰,清越的清亮的鸣叫的声音在众声当中浮现出来,而且这个声音越拔越高越拔越高,跻攀分寸不可上,拔到最高处,一下子坠落下来,失势一落千丈强。一千丈有余,一千丈还出头,一落千丈多这样的意思。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很容易让我们想到刚才《礼记·乐记》的什么描写啊?上如抗,下如坠。这样的描写确实是完完全全地使用视觉的形象,用视觉的形象来形容听觉,用通感用得非常地娴熟,非常的精彩的对音乐的描绘。因此在最后呢,韩昌黎说,蹉余有两耳,未省听丝篁。篁本来是竹乐器,这个地方显然是偏义复合词。就是我们不懂音乐呀,因为在听琴嘛丝。我呢,是非音乐的耳朵,不懂听音乐。但是一个不懂听音乐的人也被这个音乐打动了。自闻颖师弹,起坐在一旁。这个起坐,站起来坐下,坐立不安,被他音乐打动得时起时坐,坐不住了。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非常地感动,说颖师你别弹了,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你不能再弹下去了,你的琴太感人了,让我一会热血沸腾,热情洋溢,一会悲凉得好像胸中抱着一大块冰块,这人呢一会儿激情洋溢,热血沸腾,一会儿内心冰凉,这是受不了的,生理上受不了这种折磨。别弹了,别弹了,你的琴艺太高超了,颖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一个很幽默的很夸张的一个结尾,不仅写出了演奏者技艺的高超,音乐的美妙,更写出了音乐的力量,它的扣人心弦的感人的力量,到了这样的一种地步。好,我请同学们做一个小小的比较,估计大家在中学阶段都读过白居易的一首非常有名的《琵琶行》,《琵琶行》中写琵琶女的演奏,有一段很精彩的描绘,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幽咽泉流冰下难,有不同的版本,我们取了这个版本。这是一段描摹音乐的很有名的诗句,大家去想一想,白居易写得也非常精彩。我们前面谈到韩愈的《听颖师弹琴》使用通感,白居易写琵琶弹奏,写音乐,描写音乐形象,非常精彩的一段描写,这一段是不是通感?是或者不是,理由。请大家想一想,考虑好了,是通感还是不是通感。考虑好了的同学请发言。

生:我觉得白居易的这首读不是通感。因为他这里面描写音乐用的是急雨私语,还有大珠小珠落玉盘,还有间关莺语,还有幽咽泉流,这些都是有实体声音的东西,她是用一种声音去描述,她弱的琵琶的声音。但韩愈的诗,上抗和下坠,还有尺寸不可攀的那种的话,它是描述那种声音上不去,是你的视觉上的东西。白居易这首诗只是用一种声音去比喻那个琵琶声音。

师:很好,请坐,非常好。这个同学说得很准确。她的理解是,白居易这段描绘非常出色,但是呢它却不是通感,它是一种非常精彩的比喻,我们可以把它叫以声比声。因为声音的声音真的不好描摹,像这位同学说得很准确,音乐是一种很虚幻很飘渺很不好把握的很难准确描摹的声音。白居易也用到了语言艺术的一种高段位。他用一种实体的声音来表现音乐声,用急雨、私语、大珠小珠落玉盘,用花下的黄莺鸟的声音,用冰下面水流的艰难来表明琵琶声不同的曲调,也是很不容易了,但是它不是通感。因为通感的要义要沟通不同的感觉,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呢,他却是在使用视觉形象去表现音乐,去表现听觉,是感觉的,乾坤大挪移,那么白居易呢是从听觉联系到听觉的精彩比喻,所以白居易用的是比喻,而韩愈的诗呢使用的是通感。我们在对通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以后,从此学习中国古典诗歌多了一个角度。举这样的两个例子,在钱钟书先生的《谈艺录》中,他谈到李贺李长吉,李贺呢,有一种常用的手法,叫长吉曲喻,李贺这个人很善于用比喻。但是,他的比喻跟白居易诗的那个比喻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是不一样的,李贺的比喻用得比较曲折,用得在读者看来更巧妙也费解一点,他用得很曲折,弯子绕得多一些,所以钱钟书先生叫做曲喻的手法。比如说李贺的《天上谣》说,银浦流云学水声,天上的银河啊云啊,云彩呢像天上的水一样流过去,像水一样流过去呢是云如水流,是一般的比喻,但是他很曲折地说,云如水流他不说云如水流,他说天上的云有水声。钱钟书先生说这是一个曲折的比喻,说天上的云像水那样地有声音,其实背后的意思就是说云像水一样流动。当然,水像水一样流动,这是一个最常见的比喻,说银浦流云学水声,这就是个曲折的比喻,但是这个曲折的比喻,同样可以从通感的角度来理解。我们看云,用的是什么,哪一种感觉,视觉,那么水声,这又是什么感觉,听觉。我们分明在看云,但看云的时候同时动用了听觉,去听出他的水声,事实上他也是在使用通感。当然,李长吉也是非常准确的,也是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诗人。它毕竟是学水声并不是实实在在的水啊,听起来好像有了水的声音,所以这首诗同时用了曲折的比喻,用了通感,在这个地方。羲和敲日玻璃声,钱先生说,曲折的比喻,因为阳光非常地明亮,像玻璃一样,非常澄澈,唐诗当中的玻璃可能有少数是当时来自于西部,从西域进入中国的,我们今天这种合成玻璃,但更多指的是天然水晶石,都很昂贵,都是光明澄澈的,那么太阳光看上去很亮很光明很华丽,它像玻璃,所以李贺就设想日神羲和驾驶着太阳车,他不是用鞭子鞭策日车吗,这个鞭子敲到太阳上去的时候,就敲出玻璃那样清脆的声音,这是非常精彩的,当然这又是一个曲折的比喻。但是这个曲折的比喻,我们同样还可以把它理解为感觉错位的通感。因为阳光虽然明亮,它也必然具备玻璃声,我们在看着太阳的时候,就可以想象神话中的太阳神,中国的太阳神,羲各,驱赶着日车,每天从东到西,巡行一圈,他的鞭子敲到太阳上的时候,敲出一种玻璃的那种清脆华美的声音,这个感觉就丰富了,不仅有视觉,还带入了听觉。因此,李贺的这两首诗,我们同样可以把它理解为通感。银浦流云学水声,是从视觉联系到听觉。那么,曦和敲日玻璃声,是从触觉听觉。这样看下去,我们要说通感它不是一个神秘的东西,在我们对通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以后,可以做一个这样的结论:通感并不神秘,即使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我们也经常有这种感觉的互通现象,比如说,我们说声音,我们经常用什么,声音很响亮,声音很洪亮,你想想那个亮是听觉吗,对吧,大家马上就明白了,我看很多同学笑了。比如,有个老师走进教室,当时是上课以前,同学们正在说话,说得很热闹,老师会开玩笑地说,太热闹了吧,如果我们说太吵闹了吧,这个老师毫无幽默感,一进去后玩笑似的说,太热闹了吧,同学们静一静,咱们上课了,你想想这个热闹,是不是个常用语,但是我们说声音,声音哪一种感觉,听觉,说声音却用热闹,这是什么啊,这是通感。冷和热难道是用耳朵主管的吗,这分明是在使用通感,还有咱们平常说某某人,他穿的衣服是红色的,它是个暖色调的衣服,很合适它,那个同学衣服也不错,但是色彩冷了点,或者说冷艳了一点,无论是夸奖还是中性的表达,当我们说颜色,说红色为暖色,说绿色为冷色的时候,其实我们都在沟通不同的感觉,都在把眼、耳、鼻、舌、身,分工不同,就是钱钟书先生说,不兼差不越职,这样的一些感觉呢,我们都在作一种不经意的沟通,所以通感是一点都不神秘的东西,像这样的冷色暖色,还有我们说声音的响亮洪亮,如果我们把它们用诗的语言来表达,用文学表达,当然就是明亮的声音,就是暖戏,像冷色,我们会说寒碧、冷艳,于是文学就在生活中产生了。因此,所谓的通感不神秘,而诗歌不过是在充分发挥了想像和联系作用的基础上有意识地非常巧妙地运用了感觉的乾坤大挪移,造成一种很奇特的语感,很诱人的语言效果。其实它并不神秘。这就是所说的通感。

好,同学们,今天我们这堂课就到这儿。谢谢大家。


小窗口播放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